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车资讯
赵航:汽车不适合三包不能怨进口车暴利
时间:2019-12-04

9月6日-9月8日,2013中国И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在天津滨海新区隆重召开。本届论坛以“责任与未来”为年度主◐题展开交流和研讨,30余位国家部委领导、200余位企业集团高层、70余位权威专家学者等共计700余位汽车行业精英齐聚天津,共谋汽车产业未来发展。网易汽车第一时间为您带来论坛的新鲜报道。

中¤国汽车科技研究中心主任赵航

中国汽车科技研究中心主任赵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工业产品的终端集成产品,汽车并不适合三包。因为汽车的管理制度本身已经比较完善,有准入制度,有公告测试管理,有一致※性审查,出了问题还有召回,这是质检总局搞的,三包的作用也不外▽如是,三包的出现会产生管理上的重叠。在市场经济当中,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调控市场,调节政策,通过政策来引导企业,不能直接上手,强迫企业召回。

而对ↀ于最近热议的“进口车暴利”现象,赵航则表示,“进口车根本算不上暴利,这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儿。有的消费者为了买进口车,还加价提车呢。这也不能怨人家暴利”。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限行不过是权宜之计 想想什么时候能不限行”

问:现在这个拥堵的政策,还有限号的政策近几天比较热,现在也有说八个城市即将๑实施限购,还有前几天北京说限号的指标要╳降一半,还有说要征ю收拥堵费的问题,您觉得这些政策能不能有效的治堵,请您谈一下您的意见。

ξ

赵航:我觉得限行、限∈购、收拥堵费,都是暂时的措施,或者是权宜之计,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交通拥堵问题,就拿北京来说,实际已经开始拥堵了,然后你限号,限号每年还得增加20几万辆车,那就意味着还得堵,本身已经堵了,还得越来越堵,只能说把这个拥堵放缓,原来一年80多万,现在卖20多万,那就拥堵放缓,并不能根本上解决。

我们得想想什么办法能够不拥堵,错峰上班是不是可以,是不是搞一些单行线,再建一些小区的道路可不可以,现在由于我们汽车发展太快,很快就到2000万辆了,城市建设,城市管理都没预料到这一点,也没按这个准备,所以就形成现在这个局面。

其他』城市这种考虑也跟北京类似,不得已,要不马上限行的话走都不动,都不方便,就得限行,但是你从限行的那一刻开始,就Φ应该想到什么时候不限行,☞什么时候能把这些问题解决掉。

“别怨进口车暴利”

问:能谈谈进口车的暴利问题吗?

赵航:进口车那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也不怨人家暴利,就这样还得加几十万,还得找人买呢。有些消费者的心理就是这样,就愿意多花50万。这▋个不是人家厂家暴利,是经销商暴利,这个环节都加在经销商上Θ了,也不是我们海关税高,海关税是有明确的比例的。

&l┆┇dquo;汽车不适合三包Ъ”

问:“汽车三包”马上要实施了,现在关于一些实施的细节还有一些质疑,不知道您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赵航:我认为不应该搞√三包,因┘为汽车的管理,不能重复、重叠,谁想管就管,汽车这个产品比较特殊,它是工业产品的终端集成产品∨,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说什么▍样的工业产♥品拿到车上都能装,都能用。你看沙〆发可不可以放在汽车上?汽车上的座椅比沙发还复杂,收录机、音响都是比较完整的工业产品,放在车上,其他的工业产品都没有三包,有三包也没有像汽车要求∶这么严的,包∏退包换,如果他们都不包,让汽车包的话,那不是汽车替这些工业产品集成之后来负责吗?所以这是不合理¤的。

我想三包会带来很多麻烦,它现在没有细则,也没有办法弄细,另外中国的消费者也什么样的都有,有的专门碰瓷,专门找你的问题,买你一个车,开个半个月二十天,我就换一台,开个三两个月我就要退车,这些你就天天打官司,所以我相信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弄了这个事儿都会后患无穷,所以我不赞成搞三包。

第二个不赞成就是我们汽车的管理制度本身已经比较完善,有准入制度,有公告测试管理,有一致性审查,出了问题还有召回,这是质检总局搞的,已经够配套的了,出现问题了要召回,或者是给人维修,三包的初衷也是∽这个,你说在这点上是不是重复?

到时候这个车出了问题,是召回那边说让你召回呢,还是说ↁ三包那边让你三包呢?如果消费者单个反映,说Ⅱ那算三包,如果消费者很多人反映同一个问题,你说是按召回还是按三包?这些东西都在政府手里,政府说愿意召回就™召回,愿意三包就三包,那政府就有无限的责任,消费者就可以找你政府。

前些年我们的公告管理,也就是相当于国外的认证管理了,是有质量、可靠性、耐久、跑多少万公里,一直有这些内容,我就╪建议政府把这些放下去,市场经济,没有政府管质量的,质量都是企业管,政府监督,监督你质量不好让你召回。在市场经济当中,╱╲政府扮演的角色就是调控市场,调节政策,通过政策来引导企业,不能直接上『手,政府不能强迫企业。

问:三包其实对消费者来说,最核心的就是退和换,但是很多人觉得这个即使是实行之▫后〓这个政策,也不太可能真Ц正实现,这个比例可能不会很大,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赵航:是,作为消费┎者来说,买一个Ψ车出了问题,我也希望退,希望换,你看我买了一辆车,来了就有方向盘转向︹︺︻问题,我就希望退,退车换车,最后他还是没给退没给换,只是给维修,但我觉得这可以理解。汽车如果要是这么大一个消费品,说退就退,说换就换的话,那这个产业还怎么做?为什么我不同意三包,就是这个问题。

我们这个包退包换,什么样是具备退的条件,什么样是具备换的条件?反正我们是定不出来,我们也不太积极弄这件事,如果接到三包要退要换的(鉴定),我们最好不接,接了我们也断不了到底是退还是换。Ж

问:如果真的三包政策落实下来的话,车的价格会上升吗?有些消费者就在担心这个问题。三包对整车厂和经销商要求还是挺多的。

赵ж航:价格上升你们可以不买。如果真的实施起来,假如说老百姓随便退便换,不是汽车价格上升的问题,就是汽车厂倒闭的问题,要有一个两个换还行,大家买了车都来换,三个月、五个月来换一回,你说这个厂怎么弄?就算不退,没事儿就找你来修也够你呛,我们卖出2000万辆,1800万辆回厂修,每个礼拜都有18000万辆在4S店,这还能得了吗?

“μ新能源≠车发展不能总是靠补贴”

问:赵主任,您刚才多次提到政府职能的问题,我斗胆总结一下您说的自主品牌的那个发展,一个就是企业自身要把品牌做好,另外一个就是政府的市场调控,细化到新能源这个领域,刚才您也说新能源也不能完全依赖于政府的支持,那么作为一个新兴的领域,新能源究竟应该怎么样谋发展?

赵航:不能依赖于支持,(但是)要支持一段,这一段是多长?我弄不清,但是这一段应该跟量有关系,要看发展进程,所以新能源补贴政策要几年出一次。′如果像我们的消费税,全国汽车保有量εїз几十万辆的时候出的特别消费税,到现在保有量将近2000万了Е,还继续征收,就不合理。这个电动车也是,如果说你有量少的话,那你当奢侈品也好,当新产品也好可以支持,如果它量很大的话,你政府就不能再支持了。企业也不能依赖于政府的支持过活,企业做一台车卖几十万,政府给补6万,然后自己赚2万,其实赚谁呢?就是赚政府的钱呢。

问:现在咱们国家层面的基本上就是惠普政策,就是对新能源的补贴,但是地方政府其实出现了一定的政策限制,就是地方保护,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话题的,你觉得是国家层面来实行一个Ψ总控,地方政府进行专项的针对自己这个区域的车企的一些优惠政策,这样并行的方式∠是一个好的方式吗?

赵航:不是好的方式,各个地方拿出钱来,支持电动车是可以的,但不要有指向,说非得我们自己生产的我们才支持。对国家来说,国家可以定,非得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我才支持,但不是说非得辽宁出的我支持,北京出的我不支持,不能这样。美国也有联邦政府和州政府的两块支持,但是人家支持你不管国内国外,只要进入我们的市场,我们认可的就给支持,其实我们也应该这样。

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